888贵宾会下载APP

65名镉中毒民工索赔1500万 两企业均为港资(图)

  曾多次为民工打官司,被称为“民工律师”的周立太和另外两名律师于12日晚秘密飞抵广东惠州,正式接受65位受害者的委托,并于14日向惠州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起诉标的高达1500万元。曾引起众多媒体关注的川渝数十民工广东镉中毒事件终于进入法律程序。

  据介绍,今年5月以来,广东省惠州市两家港资电池生产企业(惠州超霸电池有限公司和惠州先进电池有限公司,均为香港金山集团下属的独资企业,主要生产镍氢电池和镍镉电池)相继发现部分员工血镉、尿镉增高。截至目前,广东省职业病防治院检测了1021人,发现177人符合“镉污染”观察对象标准,2人可确诊为职业病患者,他们大多来自四川、重庆、湖南、湖北,中毒者中女性占90%。

  周立太接受记者采访时称,被告明知上列原告所从事的工作具有职业危害,而签订劳动合同时并未明确告知,特别是,上列原告在工作中,被告未定期进行职业健康检查,上列原告经诊断已受到镉感染并且超标,根据有关医学资料显示,镉感染可引起急性肺水肿、化学性肺炎,甚至会导致肝、肾、眼睛等不同器官损害,对身体具有严重危害性,并有相应的潜伏期。

  2000年3月4日,26岁的周小眉来到惠州被招进惠州先进电池有限公司(下称“先进电池”)做车间管理。周管理的工序,就是把半成品的电池装进外壳。今年6月的职业健康检查中,周和其他许多工友一道,被确认为体内镉超标。

  周愤怒地说,此前,厂方从未告诉过她和工友,镉中毒会对人体健康造成严重损害,而在先进电池的厂区里,也没有提示生产过程中会产生有毒有害物质,以及如何采取防护措施的公告。“我们实际上被蒙在鼓里。”

  “其实在工作时,车间里很闷,还有让人很不舒服的怪气味。”于是,厂方就发给工人一个纸口罩,权当防护。随着时间的推移,工人们发现了更严重的问题。昨天,周和其他几名同样被检查出镉超标的工友说,车间一线工人每天下班后,一摘掉口罩,鼻孔周围都是红色的,肉眼也能看见。“这说明在车间里一直有东西在悬浮,并且可能被吸入。”

  据周小眉介绍,工厂的一些工人自己到医院进行体检后,问题才得以浮出水面。去年下半年,惠州超霸电池有限公司(下称“超霸电池”)有工人私下到医院做了健康检查,惊恐地发现体内镉超标。这个消息后来在超霸电池和先进电池的厂区悄悄流传。不安的情绪随之扩散。

  周小眉说,在被确认为镉超标后,她也与其他被确认的工友一道住进了医院,其间,她知道了镉中毒损害最厉害的是肝、肾,而她头发脱落得厉害,膝关节也疼痛,这很符合镉中毒的表象。那一段时间,她感到生命没了指望。出院后,今年8月底,周离开先进电池,并积极准备向厂方索赔。

  医学界人士介绍,镉被人体吸收后,将在体内形成镉硫蛋白,它首先使肝脏受损,继而引起骨软化症。该病以疼痛为特点,疼痛性质为刺痛,始于腰、背,继而波及肩、膝、髋关节,并逐渐扩至全身。活动时,这种疼痛会加剧,轻症患者咳嗽或轻微外伤即可引发病理性骨折;重症患者,其四肢可屈曲变形,身高比健康时缩短10至30厘米。到了病发期,由于中毒者髋关节活动受限,其行走将呈现一种特殊的步态不稳,医学上称为“鸭步态”。镉中毒是慢性过程,潜伏期最短为2至8年,一般为15至20年。(夏显虎)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上海专家研究发现存在“镉中毒”易感人群